主页 > 游戏引领 >设计旅馆这样玩,让太平洋的风吹向国际

设计旅馆这样玩,让太平洋的风吹向国际

图片提供:玩味旅舍/图像製作:Loso

在刚揭晓的2017 Interaction Design Awards入围名单中,来自台湾的Play Design Hotel赫然出现在入围名单中,与LinkedIn、飞利浦、微软等全球大企业并列其中。但,Play Design Hotel玩味旅舍,跟互动设计奖的关係是什幺?「连结国际旅客与台湾本土文化,同时搭起台湾设计师与国际房客间的桥樑,双方不仅有实体的互动也能够共同建构设计与旅宿的意义。」在玩味旅舍的介绍上,这幺写着。

座落于台北市太原路新旧交界点的玩味旅舍,一面是传统而丰富充满在地情趣的台北老街区,另一面则通往最热闹的独立创意小店及百货金融特区。创办人陈鼎翰走进某个主题房的淋浴间讲解着地景的故事,偌大的窗户正好同时容纳下东西两边视野。「他最喜欢讲这个故事,每个人来他都要讲一遍。」杜晓苑在一旁笑着说,正是两人一起将玩味旅舍这个美丽的计划落实成真。

设计旅馆这样玩,让太平洋的风吹向国际
陈鼎翰和杜晓苑两人联手打造出玩味旅舍,期许能让台湾设计产业和国际接轨。
打造完整设计生态系 让台湾与国际接轨

玩味旅舍的细心与体贴展现在浓厚的台湾人情味里,服务的第一步从旅人踏进旅宿check-in就开始:每个旅客入住都会先拿到一份精美的旅宿週边旅游手册和旅宿导览使用说明,旅宿导览里的一段话是玩味的最好注解:「空间、旅游、艺术三方碰撞,一房一展演,启动你对台湾设计的无界想像。」

近年设计旅店风行,玩味旅舍的两位创办人陈鼎翰和杜晓苑都是攻读设计出身,他们看见的不是华丽的设计旅店烟火,反而更忧心于肤浅短视的炒作文化。透过旅宿的空间,他们找到另一种结合更深层的台湾在地产业结构及设计思惟的契机。「台湾的问题就是凡事求快速炒短线,完全无法累积更深层的经验做长远的规划,我们想的是:透过旅宿这个空间,我们是不是能把台湾精神、台湾设计更彻底地展现出来?让所有的旅客们不仅仅是住在台湾的土地上、更能进一步看见台湾设计、使用台湾的商品,将台湾的设计带向国际。」杜晓苑说。

玩味旅舍其实是「种子森林」(SOForest Design)下的一项计划,「我们的初衷就是像种子一样播种,希望最后能长成一大片森林。」陈鼎翰说。种子森林希望透过体验设计 (Experience Design) ,进一步探索产业跨界与设计创业的机会,初始给予玩味旅舍的定位是「实验设计想法的生活实验室 (Living Lab)」,而今玩味旅舍不但玩出新意,也成为目前公司投注最大时间与心力的项目。

设计旅馆这样玩,让太平洋的风吹向国际
旅舍内5间主题房约莫半年至1年就会更换主题,旅人们每次的入住都是一场惊喜的体验。

目前玩味旅舍共有5间策展房,每间展房各有主题,约莫半年至1年会更换一次。目前主题包括旅舍选品、魔幻设计、台湾製造、自造者风潮及茶房。每间房根据不同主题而搭配众多不同设计师的作品,屡屡让旅客们充满意外的惊喜。房间内从桌椅、灯饰、各种配件都彷似充满机关的藏宝图,背后有满满的设计创意及台湾的故事。

入房check in时拿到的导览说明中附有各房间专属的明信片及QR code,扫瞄后可以看见每个设计品牌的简介。「原本是希望旅客看到设计产品后好奇而扫瞄去了解背后的故事,没想到很多旅客扫瞄后还会反过来在房间里寻找漏了哪些产品没看到的,因为很多设计真的都是在不知不觉融入我们的生活里,读到背后的创意及心血又是另一种新的体验。」晓苑说。也无怪乎玩味旅舍成为设计师们最爱的旅店,其中交流的除了旅游中的异国情趣,更精彩的是设计能量迸发出的火花。

「旅舍选品」是玩味旅舍目前最具代表性的一间主题房,旅人如果指定入住此房,可以预先在站上挑选喜欢的家饰,玩味会按照旅人们量身打造成你心目中的理想空间。「台湾製造」则一如其名展现十足台湾味,像是从空中悬吊而下优美的纯白蔺草灯是「凌晨设计工作室」(A.M IDEAS)的作品,他们的灯具边缘结合了台湾在地的蔺草编织技术,也因此促成了社区的妈妈们以蔺草编织开发出其他商品。「设计可以推动很多事情,这个灯具最后就等同于推展到社区公益。」晓苑说道。

设计旅馆这样玩,让太平洋的风吹向国际
灯具设计结合传统蔺草编织技术,也进一步推动了台湾蔺草编织的创新能量。
设计旅馆这样玩,让太平洋的风吹向国际
日据时代遗留下来即将失去的技艺,透过设计师的转化再获新生。

还有「共治设计」(Cofusion)利用磨石材质打造出的花瓶和边桌,温润的色调后是从日据时代遗留下来即将失去的技艺,透过设计师的转化再获新生。房间角落放着一盏优雅的黑色桌灯则是「俗器」(Localware)的作品Victoric in supermarket,你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维多利亚风的灯具其实拆解开来,全都是最台的元素,包括台湾办桌的红色塑胶碗、平日我们最常喝的多多、生活里随手可得的保特瓶等,都成为灯具1比1打造的模具。

每间房间都各有主题和说不完的故事,经过玩味旅舍的精挑细选及构思策划,每件设计产品都找到最适切也最精準的舞台,再也不必担心不被看见而消逝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只要旅客喜欢,甚至能够直接下单带回家。也由于这层用心和独一无二的设计体验流程,使得玩味旅舍一路走来几乎没有喘息的时间。「其实回过头想想,我们几乎是一路被推着走过来的。」晓苑脸上带着欣慰,却不难看出背后複杂的实际操作其实极度艰辛。

当陈鼎翰和杜晓苑决定要以「旅舍」做为推动台湾设计的场域时,一切都还只是在实验阶段。「我们想把设计变成动词,一是希望带动消费端的商业行为,二是能够做同业交流,进一步推展到国际联结。」两人萌发这个念头之后,就开始四处採购各类设计家俱及用品。也由于这整套的使用者体验模式太新,甚至还结合旅宿空间,所以他们想在Airbnb先做尝试,一方面看看市场定位,一方面也能随时调整服务内容。没想到才上线不久,就因为旅客口耳相传彼此推荐,订单也接连出现。

设计旅馆这样玩,让太平洋的风吹向国际
「台湾製造」主题房里的设计选品充满台湾在地的能量,还有浓厚的在地联结及故事。
从Airbnb开始迸发的美丽意外 口耳相传的连锁效应

「我们一开始就是想结合设计和饭店产业,由于概念太新又带点实验性质,所以只找了一间小房子,定位也很清楚是小众精緻路线,选择Airbnb也是同样出于这个实验性质的原因。那时候是在礁溪开始嚐试,逐渐养出一些旅客,他们就会询问是否会在台北也有这样的空间,我们也确实有这样的计划。后来找到太原路这里,好不容易把5间房的主题都策划好,家俱配件等一一补足后,就立刻接到之前住过礁溪房客们的订单,而且一次就要订10个人,那时我们就想,好吧就来试营运吧,没想到一上架就反应热烈,我们也很意外,就这样开始营运了。」

说来颇为神奇,创业的旅程就此展开,晓苑说:「原来这组客人是8月先订9月的单,所以算是我们接到的第一张订单,但是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他们实际入住之前,又接到了另一张订单抢先入住,而这位后来居上的旅人离开时才告诉我们,原来他是Airbnb的神祕客,也是一位满知名的旅游作家,而2014年Airbnb的主题就是『play design』。这名旅游作家的报导传播效应也很快,直到现在都还会有他的朋友说是看了他的报导来订房的。然后接下来几乎每个月都有8成以上的住房率。」

「正式营运应该是在2015年的9月,我们参与了那年的台湾文博会(Creative Expo Taiwan),直接把展场变成房间,大概是大家都觉得很有趣,从那次之后就有设计师们陆续主动来接洽我们。9月30日我们办了一场记者会,邀请所有我们策展相关的设计师和相关产业的朋友,一起到现场实际做导览体验,让他们更明白我们在做什幺。官网也是那个时候上线,我们最近还要做第3次改版,主要是针对购买流程的部份。大概没有人会像我们这样一直改版吧。」晓苑笑着说。「其实设计对我们而言,就是无止尽的优化。」鼎翰在一旁补充道。

设计旅馆这样玩,让太平洋的风吹向国际
要如何传达出玩味旅舍对于设计者体验一连串的安排及有趣之处,成为人员训练的一大关卡。

这幺精彩的服务岂是5间房可以承载?但是最大的关卡正是知识及技术的对接。「旅舍是饭店空间,所以一开始我们也确实有找饭店业背景的朋友来处理房务,但是后来发现房间内的所有陈列都无法适用于饭店业的统一规格及标準。而在接待旅客的时候,要如何传达出玩味旅舍对于设计者体验这一连串的安排及有趣之处,更是一大考验。」晓苑苦笑,这也是玩味旅舍创业最难以複製的高度门槛。

「我们想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除了不间断地针对每间房策展、联繫设计品牌,我们还想继续推进到销售端同时服务顾客和设计产业,还有针对旅客的旅程设计⋯⋯」晓苑的思绪动得飞快,一如玩味旅舍打破所有业界的思惟及模式走在非常前端。

「12月我们还要做一间关于思辨设计、未来世界的主题策展房,里头的设计都是具有批判及反思意涵在里面的⋯⋯这批设计师是Taiwan Bio Art的创始成员,平日都是在针对未来环境的演化做研究,也都散居世界各个城市驻村研究。」这样的计划只是雏型都让人心动了。

对于鼎翰和晓苑来说,玩味旅舍的推展是一条漫漫长路。中间有无数的细节需要不断磨合,无数的思惟需要被打破,更有多种层面包括艺术的策展概念、设计者的创意展现、使用者体验的流程设计、旅宿实际营运的房务等等⋯⋯每道门槛都是一门专业的学问。两人的脸上有些许疲惫,但更多的是实践社会意义所带来的成就感。

「我们现在做的也是共生和他利的事情,我们希望整个产业环境会更好。有许多旅人是直接下单把商品带走,也有的设计师是来这里找台湾的设计师合作,或者泰国通路、国外的选品店来这里採购、也有媒体来洽询採访对象、想报导台湾设计师⋯⋯各种情况都有,我们都会儘可能帮忙推荐引介,也同时要花时间去筛选过滤。」玩味旅舍在做的其实远远超过一间旅舍,是非常创新型态的多层面複合服务。

询问两人能否以一句话来形容玩味旅舍想要做的事,结果鼎翰还是给了一大串:「其实可以分两个层面来说,以设计产业而言,我们想儘可能地在每个阶段都能帮助到设计师,希望帮他们往下推进到最后一哩路。」晓苑则补充另一层面说:「以设计师平台来说,我们最想要的还是做到社会意义这块,希望每个来到玩味、参与玩味的人都能真正认识台湾、认同台湾。」鼎翰在一旁听着忍不住笑着说:「她是人文背景出身,所以感性的部份就交给她了。」

在两人的笑声里我们可以看见一股属于台湾新世代的全新风景,绿色的种子正在萌芽、契机正在发生、旧有的陈腐正在被打破,美好的生态系在他们踏实的脚步下,正一步步稳定地走向未来。

相关推荐